<cite id="7rftp"><ruby id="7rftp"></ruby></cite>
<ins id="7rftp"><video id="7rftp"><var id="7rftp"></var></video></ins>
<cite id="7rftp"></cite>
<var id="7rftp"></var>
<cite id="7rftp"><span id="7rftp"></span></cite>
<var id="7rftp"></var>
<var id="7rftp"><strike id="7rftp"><thead id="7rftp"></thead></strike></var>
<cite id="7rftp"></cite><var id="7rftp"><strike id="7rftp"><thead id="7rftp"></thead></strike></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
  • 評論
  • 收藏

金水信息社 2019-11-12 450 10

他最閃耀的標簽,永遠是下一個

http://www.xiaodiaow.com/shuju/jt7lpf

原標題:他最閃耀的標簽,永遠是下一個

標簽時代創制了簡易高效的新型分類法,人物可能被簡化為“設定”的集合,也可能因為標簽的引人注目而被包裝成“行走的品牌”。孫雨澄在從不缺乏“品牌標簽”的“空花組”度過了八年時光,觀眾贈予他們“東直門模特隊”、“天生會演”的標識,不過孫雨澄說,自己并不抗拒標簽,但——

“我希望被貼五十個以上的標簽,就是一個綜合體。我不喜歡一個單獨的標簽;可能這一刻我是喜歡這個標簽的,可能第二天也就不喜歡了!

他確實擁有可以如此對待標簽的底氣。音樂、戲劇、電影、畫展……諸多愛好都只是生活的一角;演員、導演、翻譯……重重身份也只是名片中的一張。

在赴法國留學以前,戲劇于孫雨澄而言其實并非唯一的、斬釘截鐵的選擇。他的猶豫源于其他藝術門類的吸引。

音樂曾是最富魅力的選項。他構想過將來也許能擁有自己的樂隊,但仍在反復思量后決定成為如今的戲劇演員孫雨澄!澳悴恢滥愕拿\會不會又走一個循環,”他坦言說,“我也是偶然地接觸到我感興趣的東西”。

但選擇與戲劇并肩前行并不意味著和音樂揮手作別。孫雨澄習慣于用練琴填充日常生活的空隙,音樂成為了他的一種生活方式,同時也是舞臺營養的供給源泉!澳艹獣荨绷钏谝魳穭 冻鯌佟贰犊罩谢▓@謀殺案》中擁有不俗表現,樂器實力則成為陪他完成創新冒險的不二功臣——

在充滿廢托邦氣息的瘋狂孟式喜劇《太陽和太陽穴》中,孫雨澄扛起電音吉他搖身一變為搖滾樂手,與空花組的其他成員們實力詮釋什么叫“不想玩樂隊的劇團不是好模特隊”,也算是呼應了他在留學前的樂隊夢。

“他們唱歌本來就很有天賦,樂感很強”,音樂人張龍慶曾這樣評價空花組的演出,“他們讓我有一種一群真正搞音樂的人在一起創作的感覺!

學校是孫雨澄最初收獲演員情懷的地方。佛洛朗戲劇學院的每一間教室都有一個小劇場,這些小小的“黑匣子”賦予了年輕的演員們以能量,“即使教室里空無一人,只要上面站上去一個演員,那么他的故事就開始了”。直到排演《太陽和太陽穴》時,他依然能敏銳地感知到劇場對演員們的加持,認為富有年代感的劇場會“讓演員無形中擴大自己的情懷”。

隨空花組一同唱跳彈演的八年中,孫雨澄在《初戀》《空中花園謀殺案》《槍、謊言和玫瑰》《他有兩把左輪手槍和黑白相間的眼睛》《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戀愛的犀!贰短柡吞栄ā返冉浀鋭∧坷锼茉炝硕鄠形象迥異的角色,每一個都是不同舞臺能量的展現。

作為垂涎空中花園的董事長,他柔聲追憶大學年華、高聲唱出陰謀算計,為表面風光、實則面臨經營危機的偽人生贏家形象增加了耿直、甚至有點委屈的細膩層次;作為涂著夸張妝容的神父,他用猙獰肆意的面部表情給冷笑話臺詞注入了更厚重的荒誕色彩,以絕佳的感染力和表現力傳達黑色幽默。

“我覺得沒有最喜歡的角色,我現在只有想看到的角色!碑敱粏柕阶钕矚g哪一個角色時,孫雨澄如是回答,“我喜歡的角色可能要超過我的想象力”。

孫雨澄在與不同角色的接觸中磨礪著表演風格,也會主動吸收其他演員引人注目的表演能量!翱吹絼e人演角色,可能會覺得這個人演得真好,我也要像他那么演;但絕不可能是去演他那個角色,而是說把這個能量吸收過來用在別的地方。更好沒有止境!

音樂和戲劇還遠不是孫雨澄全部的文藝游樂場。

他喜歡在集中休息的一段時間里看展覽、看電影,對他來說,這不僅是觸碰他人視野的方式,還是人與藝術品之間的友誼建立過程,“就像找朋友一樣,人都是孤獨的,藝術品也要找朋友”。

他也像愛擼鐵一樣把“擼知識”作為日程表里的必備項,常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接觸的新書——文學名著、社科大作、語言工具書……口味駁雜、不一而足!拔蚁M麑砦业暮⒆訂栁疫@個東西是什么的時候,我哪怕不感興趣也能告訴他個所以然”。

“人充滿勞績,但卻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睂O雨澄在種種藝術門類之間暢快地穿行,如他所說,“生活一定要精彩到時間不夠用才好”。

演員并不是孫雨澄進行戲劇冒險的唯一身份,翻譯、導演……他的名片累加始終處于進行時狀態。

留學經歷使孫雨澄能在舞臺上將法語作為某種無形的道具,潑灑創造力和表現力。他在《空中花園謀殺案》中用法語點單,冗長的菜名與刻意造作的語調使劇場里充斥著快活的空氣;在《槍、謊言和玫瑰》中為法語流行歌“對嘴型”,讓送別派對的酒精濃度繼續攀升。

但他并不滿足于此,通過翻譯劇本而讓語言“道具”繼續物盡其用。2018年,他自行翻譯了布萊希特修訂一生的作品《巴爾》的法文版,將其改編為話劇《怪夢養成指南》,繼《惡棍頌歌》之后第二次以導演虓漢的身份參與了戲劇節。

通過保留激蕩年代下年輕人的迷惘與找尋,孫雨澄用奇幻斑斕的故事形式探討著在當代仍未過時的生活方向命題。他使用非因果邏輯式的結構組織劇本,規避了功能性人物的出現,探究片段式生活的本質。

“整體的戲劇結構都像一首詩,”劇評人這樣評價《怪夢養成指南》,“規則和秩序難以催生詩意,夢境和現實的混合交替也許恰恰是詩人的生命力所在!

文藝漫游仍在繼續,戲劇冒險永不停歇。2019年,孫雨澄以《茶館》中的秦二爺一角,在阿維尼翁戲劇節的舞臺上卷起風暴,向觀眾輻射熱量。他借由布萊希特的語言陳述人類共通的金錢邏輯,在悲劇性的反抗中被歷史的龐然大口吞噬。

而僅僅在這一部話劇中,演員身份也不是孫雨澄唯一的標簽。通過承擔大蜘蛛段落的劇本翻譯,他將自己的聲音以另一種形式注入了重述經典文本的過程,《茶館》原作中一處看似不起眼的舞臺說明——“成了精的蜘蛛,遭了雷劈”——被賦予了新的表現力與意涵。

十一月,《茶館》的巡演版圖展開,孫雨澄將以自己的表演參與到對經典與神話的拆解過程之中,帶領觀眾重新解讀這個已經不屑于說“實業救國”的權力掌控者,用兼有爆發力與細膩層次的舞臺表現展示秦二爺的心理困境與被摧毀的悲劇歷程。

如果說單一的標簽試圖將人固定成某種形狀的話,那么孫雨澄則以“多標簽綜合體”的自我評價表明:他的自我選擇永遠在繼續,而且永不能最終選定。這一次,他將如何在新的舞臺上展現出新的自我選擇?一切都充滿未知而值得期待。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分享

邀請

下一篇:暫無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0)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金水信息社  

© 2015-2020 Powered by 金水信息社 X1.0

微信掃描

幸运飞艇技巧微信群